Category Archives: 个人随笔

随笔

人生

人,到底为什么活着?我在寻找属于我的答案。以前以为自己找到了,可是又发现那不是我真正的想要的答案,但是人生有能给我多少时间去寻找呢?是5年,还是10年。曾经看过一段话:现在想想你5年之后是什么样子?10年之后是什么样子?15年之后。。。我不想去想,也许是我不敢去想,到时候人生有多少遗憾,到时候又留下多少时间让我去遗憾。

人生如梦,梦如人生。我的人生是梦构成的吗?还是我让我的人生变成梦的人生,那又剩下多少不是梦呢。曾经不知多少次问自己,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什么才是最真的你?我几次三番说:不知道,是我不想承认,还是不敢去承认。人生是该如花开花落,灿烂之后又是繁华落尽?是该如潮水般潮起潮落?还是。。。

人生独顾两茫茫,再思量,却难忘!

今天&过往

友情的世界也会有第三

深夜,久久无法入睡。
默默看着电脑屏幕,
看到的只是自己的不知所措!
不知怎么面对那一张张熟悉而陌生的脸;
不知怎么处理友情,不知怎么对待爱情;
不知怎么放下过去,又不知怎么把握现在,面对未来。
生活是一只美丽的蝴蝶,
它飞不过沧海,我又该拿谁来责怪!
。。。。。。
没有今天的过往是沧桑;
没有过往的今天是迷茫;
拥有今天的过往是幻想;
拥有过往的今天是心伤。

让座

无人让座

图片网上找的不是当时原图

现在的社会还有多少人会让座了呢?(这个blog自己一直没有写过东西,一些内容都是同学写的我就给拿过来更新了)

今天面试回来做在地铁上。看见一个年纪很大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地铁上站着。一连好几站了也没人起来给让个座,一直认为南京的人都还是比较好的呢?慢慢老人大概累了,闭起了眼睛靠在座椅旁。

我移到了旁边看见旁边坐着一对母女,小孩也就1岁的样子。他们就不能给抱起了让个做?我想想就是那种脸皮很厚的人。但是他们怎么不想想她们也有老的一天,她怀孕的时候难道没人给她让个做,要是她们的父母或者爷爷外出一趟连个位置都没,她们自己会如何做。有一天小孩长大后会如何呀!

我看到对面有个小伙子,就和他说下可不可以让下座,他说了***下站下,我没听清还以为他是和老人一起的呢,以为老人下站下,就问下老人,老人说还有好几站呢,结果那个男的就稍微起来意思了下,老人没好意思做。他就直接做下了。中国人讲究谦让的礼仪之邦呀!老者怎么好意思直接入座呀。

想想当我们老的那天也许不会出现让座现象,让座可能也就慢慢的消失了。。。。。

 

深夜

late at night

曹然说,”我想在转角的那一刻,遇到你.”  陈呈说,”遇到那又怎么样,遇见不如不相识,如此便没有了那丝丝情结.”  陈凯说,”不遇见她,你还是会遇到另一个,另一个让你牵绊,让你魂牵梦萦.”      陈凯说,”其实,与你结婚的肯定不是你最爱的人,但一定是对你最重要的人,而你一定不会珍惜,等你明白,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.”  曹然说,”我宁愿要一个家,好过那漂浮的感情,有温馨与安定.”  陈呈说,”我要一份真情,胜过那束缚的婚姻,没有感情,没有意义.” 陈凯说,”没有感情的婚姻,没有婚姻的感情,世事无法完美.”  曹然说,”如果有选择,我宁愿选择婚姻,平淡生活.”  陈呈说,”假如可以,我要感情,爱的浓烈,就算会破碎.”  陈凯说,”其实我们知道什么是爱情?何必再这感慨!’  陈呈说,”我们都不明白爱情,所以才在这感慨.” 曹然说,”如果明白了,有何必如此!”陈凯说,”感慨又怎样,无论如何,你们还不是一样过来了?”

……..

深夜,已有了点点冬天的宁静,我,默默享受

一光年

一光年光,流逝了一年,一如我恍惚了三百六十五个日夜。

散落的星辰勾勒不了命轮的曲线,浅薄与连绵;

熟悉的雨天,却模糊了视线,看不清这温柔而疯狂的世界。

一光年,是那么的遥而远,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;

一光年,又是那么近,近的就在手指之间,可以触到呼唤的声线;

一光年,九万四千六百零八亿千米,却只是想念的衔接;

一光年,九万四千六百零八亿千米,却触不及那闪耀星辰光辉的蔓延。